您当前的位置 : 评测导购

极光敞篷、探歌敞篷,这些根本没人买的敞篷SUV意义何在?

来源: 车辙  作者:
2019-11-05 08:47:09
分享:

  ➤最近这十年,SUV的势头越刮越猛,全世界都喜欢这类拉高的大号“两厢车”,眼看这块蛋糕越做越大,难免有奇奇怪怪的SUV出现。

  比如车门挂俩包的雪铁龙C3,面容狰狞的日产Juke,套着SUV外壳、实为超跑的兰博基尼Urus,连长得像帽子的奔驰GLC Coupe、GLE Coupe等流线型SUV也逐渐成为常态。

  ▲雪铁龙C3

  这时候,敞篷SUV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眼球轰炸。

  2015年11月,连续几年创下销量新高的路虎一拍脑门,决定量产2012年的极光敞篷概念车,为富豪们提供一个吸眼球的大胆选择,让人一瞪大眼球一瞧,还有这种操作?!

  极光敞篷像是几种八竿子打不着的化学试剂倒进同一只试管,“嘭”一声诞生的产物,既怪诞又有趣。

  当然极光敞篷远不止是切了车顶这么简单,软顶来自德国Webasto,这也是法拉利、迈凯伦的软顶供应商,表面上这是一块黑布,实际集成了吸热、吸水、降噪和保温等功能。

  作为敞篷车,没有车顶势必对整车刚性大有削减,极光敞篷为此加强了A柱和敞篷机构的C柱;考虑到翻车的情况,后排座椅的头枕后方设有保护装置,一旦翻车就自动弹起,和A柱形成一个保护空间。

  起初,这款全世界首款紧凑级(虽然在中国标的是中型SUV)豪华敞篷SUV赢得一部分小众消费者的青睐。

  具体销售数据没有查到,按照时任捷豹路虎销售主管Andy Goss在2016年的说法,“极光敞篷在前几个月的表现出乎意料,这将在路虎的辉煌历史中扮演重要角色”。

  听上去一切顺风顺水,极光敞篷像是开启了富豪们特殊癖好的潘多拉魔盒,但是满足这部分消费者之后,极光敞篷没有进一步打开市场,路虎也在泥沼中下沉。

  主要还是市场和接受度问题。

  极光敞篷在老家英国的起步价是4.7万英镑,如果要享受日光,这价位可选择的敞篷车太多了,什么奥迪A5、宝马4系、奔驰E级、保时捷718一大堆,都是豪华品牌,买完还找大几千英镑。

  除了定价,根本在于今天的人们不接受敞篷SUV,这种奇葩产物不是路虎的首创,存在了大概有70多年的历史,期间起起伏伏,最终偃旗息鼓,没有成为像敞篷车一样的重要分支。

  只不过这几年被路虎从历史角落中捡起来,SUV和敞篷形成的强烈反差再度引起关注和模仿,大众也忍不住也推出探歌敞篷版,可是市场反应远不如舆论来得热烈。

  对于敞篷SUV这一细分市场的开辟,车企不妨效仿流线型SUV火起来的套路,先用顶级车型试水,比如讴歌ZDX和宝马X6。

  之后上行下效放在入门车型上面,给消费者一种敞篷SUV平民化的错觉,说不定有机会吸引更多人买单,最终形成一股潮流。

  敞篷SUV和战争有关

  话说回来,敞篷SUV的问世和浪漫休闲的晒太阳没关系,反倒和血流成河的二战有关。

  早在一战期间,美军使用的越野车Four-Wheel-Drive,由于体积庞大导致机动性差,容易成为战场的靶子。

  第二次加入战争之前,美军向各大车企征求一款轻型越野侦察车,要求是越野能力强、耐造好修、体积小和重量轻(空载不超过590千克),以及前车窗可折叠和没有车顶。

  这两项特殊要求的好处是减轻重量和节省战时物资,方便大兵上下车,后面允许架机关枪。然后前车窗框向前一翻折,两辆车即可叠在一起塞进集装箱。

  1940年,中标的威利斯推出敞篷越野车MB,即Jeep的前身,但这是第一款敞篷越野车吗?不好说。

  ▲折叠后的威利斯MB

  ▲美军提的要求都是为了方便运输和作战

  当时的车企都在响应国家的要求造这种敞篷越野车,出名的有苏联嘎斯67、英国奥斯汀10、德国大众Type 181、日本Kurogane Type 95,湮没在历史中的更是不计其数,很难判断谁才是第一款敞篷越野车。

  战争结束后,车企不愿意白白浪费这些设计,同时为了振兴企业,考虑到没有资金研发新车的残酷现实,干脆推出军用敞篷越野车的民用版,这是今天敞篷SUV的根源。

  不过硬派的敞篷越野车演变为敞篷SUV,个中过程大概是先分化、后统一,分化指的是敞篷越野车分别在欧洲和美国发展成不同的派系。

  欧洲的沙滩车

  伴随着经济复苏,享乐主义盛行,一年见不到几次太阳的欧洲人喜欢到海边度假,他们需要一辆晒得到阳光的汽车,最好具备在沙滩脱困的四驱系统,不久在60年代初催生出敞篷SUV的祖宗—沙滩车。

  代表车型即Mini Moke。Issigonis设计完Mini后,觉得和军方合作才有搞头,想着给Mini换一个坚硬的车体,改名为“Buckboard”(即结构简单的四驱车),试图从路虎口中抠点军用订单。

  当没有车门的敞篷Moke送到英国陆军面前时,可怜的离地间隙和孱弱动力无法满足对方的要求,计划最终流产,Mini只好把Moke当作轻型农用机械,准备卖给农民。

  ▲起初的Mini Moke Buckboard

  出乎意料的是,人们没有用来拉货,却开着这么一辆毫无遮挡的四驱小车在沙滩闲逛,享受着和煦的海风和温暖的日光。

  无心插柳的Moke凭借呆萌造型和独特风格广受欢迎,从平头老百姓到玛格丽特公主,从法国性感女星Brigitte Bardot到美国脱口秀主持人David Letterman,每个阶层都有Moke的忠实粉丝,还多次出现在邦德的系列电影中,这是60-70年代最炙手可热的文化标签之一。

  一直到今天,很多海边景点仍然有Moke的租车服务,一些小作坊也在翻新修复Moke,或照着Moke的造型打造电动沙滩车。

  实际上,沙滩车的理念很接近现代敞篷SUV,无非是休闲放松,缺点是使用场景单一,赤裸裸的造型跑不了高速,挡不了雨,别说给不了安全感,估计连碰撞测试也无法通过。

  美国的敞篷越野车

  相比欧洲的小资路线,敞篷越野车在美国接着将狂野发扬光大,这和当地的用车场景、社会环境无不相关。

  美国地广人稀,公路直来直往,一上路就逼着人踩尽油门,在这种地方没有一副动力强劲的V8发动机相当于自绝后路。

  回顾50-60年代,是个性蓬勃发展的嬉皮时代,以杰克·凯鲁亚克为代表的“垮掉的一代”走上放纵潇洒的公路之旅,这时候最需要一辆足以应对不同路况的独特车型。

  种种因素的影响下,同样在60年代初,一家主要生产农用车的International Harvester推出了敞篷越野车Scout。

  ▲International Harvester Scout

  据首席设计师Ted Ornas回忆,当时可选择的四驱越野车只有样式老旧、造型呆板的Jeep,销量特别低,他觉得这是一块潜力巨大的处女地。

  于是他在自家的厨房拿笔画画画,画出心中一辆美国越野车该有的样子:全尺寸车身、靓丽的车漆、闪亮的镀铬轮毂、粗犷的轮胎和可拆卸式车顶。

  ▲可拆卸硬顶的Scout

  外观时髦、乘坐宽大舒适、兼具越野性能的Scout一经推出,迅速收获市场的强烈反应,成功刮起一股敞篷越野车的潮流。

  各大车企紧随其后,诞生了福特Bronco、雪佛兰Blazer、道奇Ramcharger和Jeep CJ-5等车型,敞篷越野车也成为美国汽车文化的一块版图。

  ▲福特Bronco

  美式敞篷越野车基本是敞篷SUV的雏形,既有一定的通过性,同时对公路性能和简陋的外观内饰进行改善,以满足时代不断进步的需求。

  但是最终完成敞篷越野车到敞篷SUV转变的不是欧洲人,也不是山姆大叔,是将沙滩车理念和美式敞篷越野车结合在一起的日本人。

  日本的敞篷SUV

  90年代中后期,丰田推出旗下首款城市SUV RAV4,在越野和公路驾驶、日常代步的天平之间偏向右边,不过可能是为了证明RAV4的越野能力和所代表的生活方式,敞篷RAV4在1998年问世。

  敞篷RAV4明目张胆标着“Convertible”(即敞篷)的后缀,实际只是后半部分软顶加天窗,毕竟主打的还是城市SUV,没必要做得太极端,电动敞篷的成本也不低,不适合RAV4的定位。

  即便如此,合理考虑车型定位和市场需求的敞篷RAV4同样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响,进入新世纪的第二代取消了这个车身形式,老老实实地做一款具有跨时代意义的城市SUV。

  到目前为止说到的敞篷越野车、SUV还是简易的手动拆卸,一部分车型甚至称不上敞篷,准确来说是留有B柱或门框的开篷。

  ▲丰田第一代敞篷RAV4

  当今我们常说的“敞篷”,通常指电动敞篷,且关蓬后仅有A柱一边一条,这类敞篷SUV等到2010年才亮相。

  接近10年前的日产瞄来瞄去,发现市面上没有第一款电动敞篷的四驱SUV,不如自己来打破这个局面。

  于是拿来中型SUV楼兰,重新设计外观,加装敞篷车常见的电动软顶,首发于当年的洛杉矶车展。可是这么一辆有历史意义的车型,“全世界第一款电动敞篷四驱SUV”,却在短短三年后宣布停产。

  相比普通版楼兰,敞篷版少了两扇车门和硬顶,仅仅多了电动敞篷,价格直接从2.9万美元跳到4.7万美元,相当于一辆奔驰E级敞篷。

  另外,楼兰敞篷本来打着“电动敞篷”和“四驱SUV”的旗号,面向女性和婴儿潮一代(出生于1946年-1964年,具有可观的财产),结果这两方面都没有做好。

  作为敞篷车,开关蓬的条件苛刻,原本就小的后备箱不准放额外的东西(极光敞篷无论开关蓬,后备箱保证放得下高尔夫球袋和滑雪板);由于高车身和造型问题,视线远比敞篷车和SUV差。

  还有楼兰先天性的后排腿部空间不足,换成软顶之后,对头部空间也造成不小的影响,完全找不到一款SUV该有的实用性。

  虽然有四驱系统,楼兰敞篷本质是前驱轿车平台,没办法像真正的越野车跋山涉水,这项功能其实可以舍弃以降低定价。

  楼兰敞篷版更像是一款50年代风靡美国的私人豪华车,没什么实用性,纯粹有大车身、乱七八糟的配置和华丽的外观,这在繁荣昌盛的年代有市场,一旦经济下滑,几年后立刻烟消云散。

  天生敞篷SUV必有用

  即使楼兰敞篷的命运短暂,极光敞篷的前途一片渺茫,探歌敞篷大概也好不到哪里。

  我们却必须肯定这些车企的初衷和勇气,假如大家都很理性,没有脑子一热,汽车世界就少了很多有意思的车型,楼兰敞篷的缺点也成为下一款敞篷SUV需要改进的地方。

  不仅如此,敞篷SUV的一大优点是足以在短时间内吸引大家的关注,改造成本却远远低于研发新车。

  好比日产主要做的是家用车,没有新车又要在国际车展吸引流量,这时候突然来一款不正经的敞篷SUV,既达到宣传效果,给人的印象也不至于太呆板。

  所以不难理解毫无份额的敞篷SUV、常有前车之鉴的情况下,为何车企还要推出敞篷SUV。

  表面上,推出敞篷SUV是不加思考的天马行空,其实也是一种经过深思熟虑的商业化运作,敞篷SUV在产品线中的意义主要是“Halo Car”,车企自然不寄望走量,但却是展示技术,塑造品牌形象的有力标签。

  本文由长城网汽车频道内容合作方“车辙”授权转载。

关键词:极光,敞篷,敞篷SUV责任编辑:刘复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