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评测特购

帕拉丁、骊威、颐达,这些曾经辉煌的日产车为何没了下文?

来源: 车辙  作者:
2018-09-28 09:00:13
分享:

  对于各大车企来说,每天的奋斗目标肯定是卖车挣钱,一定要找准消费者的喜好,研究不同的市场,每年都是哪几款车卖得最好,有时还要进行一番特色改造,甚至推出特供车型,才有机会在世界各地吃香。

  纵观全球,每个国家和地区都有自己的特色车型,这是消费习惯和风俗的直接反映。欧洲和日本亲睐小车,美国对全尺寸情有独钟,一说到中国,众人的第一印象绝对是SUV,然后是之前的王者——轿车。

  别看轿车的份额尚有一点优势,今时今日的SUV话题和流量绝对比轿车高一档。当然在SUV霸屏前的这一小段空挡,并不全是一水的三厢轿车,仍然有其他样式的热销车型。这就产生一个问题,平时一直说国人喜欢SUV和轿车,难道买车一定会看车身形式吗。

  硬派越野车流行过一段时间

  再把时间往前推个十几年,马路上跑的基本都是三厢车,零星穿插着几辆两厢车,也没有那么多SUV,或者说,老百姓对SUV并没有概念,汽车无外乎是越野车和轿车这两种。

  当时的“SUV”主要是硬派越野车,带大梁,有分时四驱,长着一个虎头虎脑的外观。代表车型有日产帕拉丁、三菱帕杰罗(猎豹黑金刚)和丰田普拉多,这三款车都有一个共同点:皮实耐用,即使坏了,维修起来不难也不贵。

  所以到今天,还能在有关部门见到这三款车的影子,不是蓝白色的涂装,就是挂一张白牌,甚至当过电力、路政用车,方便下基层的时候走烂路。

  不过10几年过去了,帕杰罗和普拉多逐渐褪去“官车”的身份,开始活跃于中国的大好河山。帕拉丁却在各种新车和城市SUV的冲击下,一蹶不振,最终在2016年停产,仅存于越野爱好者的回忆之中。

  郑州日产早在2003年把帕拉丁带入中国,随后在2004年参加第24届达喀尔拉力赛,这是世界上最为艰苦的比赛之一,也是中国第一次有厂商车队参加。

  老车王卢宁军驾驶着“303”号赛车,以全场第57名的成绩完赛,要知道当年的汽车组一共有142辆赛车,跑完17天的赛程,仅有60辆赛车到达重点,帕拉丁便是其中之一。

  帕拉丁好比一头吃苦耐劳的老牛,有一身不俗的越野能力和口口相传的品质,长途跋涉根本不成问题。另外,座椅的阶梯式布局保证前后排都有充裕的乘坐空间,拉人和拉货都不在话下,受到市场的广泛认可。

  老兵不死,只是凋零

  在2008年左右,新一代本田CR-V和丰田RAV4先后问世,还有2009年亮相的大众途观,随后在中华大地掀起一股城市SUV的浪潮,导致20万区间的硬派越野车失去了市场。

  如果真要买一款大玩具,通常有三种情况:一种是相对便宜的玩具,比如铃木吉姆尼,省吃俭用便可以买一辆二手的玩玩。

  另一种是不缺钱,既然不缺钱,干嘛不选一个更好的玩具,导致帕拉丁陷入一个尴尬的局面,高不成低不就。最后一种是因为帕拉丁有一定的保有量,想玩的人没必要买新车,干脆买二手车就完事了,还便宜,反正机械硬件都没变化。

  其次是20万这个价位的多数消费者,买车的第一要素是实用,考虑到多数人的真实情况,开一整年车,都不一定有机会用得上四驱系统,这样一来,光有强悍的越野能力摆在那里喝油,倒不如换成稳稳当当的舒适性,或者用两驱拉低价格。

  除此之外,20万的车要有20万的面子,帕拉丁并不便宜,定价为16.48万-25.28万元,然而多年以来从不更新,用后来的眼光看,内饰充满浓浓的廉价、塑料感,跟不上时代的审美和要求,隔音和驾乘质感远不如城市SUV。

  再说SUV是非承载式车身,基于轿车平台,哪怕越野车比自己大上一圈,空间一点也不比对方差,这就变成,SUV有硬派越野车的高大外观和空间,又有轿车的舒适性和燃效,反正又不是天天搞长途穿越,消费者肯定选择温馨、家用的SUV。

  两厢车在中国也有过春天

  国人热衷大车,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,但是翻开中国汽车市场的历史,会发现两厢车也流行过一段时间。

  日产旗下便有骐达和骊威,一款是两厢紧凑型车,一款是大两厢,无独有偶,两款车都在2012年6月份达到“车生”的销量顶峰,前者是1.43万辆,后者则是1.87万辆。

  2007年上海车展,日产的“别样家轿”骊威上市,当时的市场是这样,10万元可谓是各大厂商的必争之地,这个价格可以选一辆自主品牌的三厢轿车,有吉利金刚、奇瑞风云和比亚迪F3,或者是合资品牌的小车,比如大众Polo、本田飞度和铃木雨燕。

  那时候的国产车还没有崛起,无论是外观、设计和装配,都透露着一股廉价感,品牌力、品质明显和合资车差了不止一个档次,这也是合资A0级小车在中国的最后一丝生存空间。日产很懂国人的刚需,既要合资,又要空间,那干脆把两厢车造大一点。

  骊威其实是7座骏逸的5座版,沿用骏逸的1.6L发动机和4挡自动变速箱,这款车最大的卖点便是空间,估计这是第一款A0+级、第一次用错位竞争的车型,整车的长度达到4178毫米,跟紧凑级两厢车有得一拼,同时期的第四代高尔夫也仅仅是4149毫米。

  定价拉低到7.98-10.38万元,要知道当年的Polo和飞度卖12万,雨燕卖10万,连标致206也敢卖11万。对比这几款两厢车,骊威并不主打操控,依然是日产最拿手的家用风:米色内饰和大沙发,十分符合国人的口味,量大又便宜这也是骊威占据一席之地的原因。

  再说2005年7月份上市的骐达,当年的售价为10.68万-14.98万元,确切对手为大众高尔夫和别克凯越HRV。骐达的强项同样是头部和腿部空间,再者作为一款新车,内饰设计和动力、燃效位于同级前列,虽然骐达是一款两厢车,却要和三厢车抢占份额。

  有意思的是,在骐达上市前三个月,日产考虑到国人的喜好,率先发布颐达——也就是骐达的三厢版。结果在这个崇尚三厢为美的国度,颐达却早早退出历史舞台。

  一方面是轩逸在2009年上市,两者的定位和市场有一定的冲突,另一个原因是颐达的造型太不和谐了,在骐达和颐达同台销售的期间,两款车的销量几乎是五五开,等到第二代骐达在2011年上市,颐达宣布了自己的Deadline,迈向历史的长河。

  国人到底喜欢哪一种车身形式?

  这个问题,车企比谁都想弄明白。

  中国是一个接近3000万级别的大市场,分到一杯羹的份额等同于在一个地区称王,从历年的发展形势来看,我或许找到一点小规律,来做一个不负责任的总结。

  国人买车的喜好分为几个时期,上世纪70-90年代可以归为一个时期:这个时候的选择并不多,一个价格区间可能也就三四款车,买车由不得你选择,主要看你的钱包有多鼓。

  如果提一麻袋4万块现金,别说三厢车,两厢车都买不到,只有天津大发“黄虫”或者昌河微面。再加一万块钱,才有北京BJ2020或者哈飞的微面,想要两厢车,必须掏出至少6万块钱,才有夏利和奥拓这种微型小车,夏利三厢版还要8万元。

  到了10万元这道坎,主要是东欧的进口紧凑级两厢车,比如波兰的波罗乃兹、捷克的斯柯达Favorit,还有意大利的菲亚特UNO,三厢车依然和你无缘。来到12-15万元区间,终于出现熟悉的捷达、富康和桑塔纳,甚至有国产Jeep切诺基BJ7250。

  在30-45万的区间,竞争那是出乎意料的激烈,有凯美瑞、雅阁、公爵和风度、萨博9000、奥迪100以及帕萨特等等,今时今日,偶尔还能见到这几款老车在路上跑,便宜的小车反倒不见了踪影。

  总之在上个世纪,多数老百姓买车,没办法优先考虑我要三厢还是两厢,更多是先看口袋有多少钱,再看这个价位有什么车,没有三厢的选项,那只能买一辆憋屈的两厢作罢。

  或许在这个时候,三厢车在国人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,三厢才是昂贵和好用的代表,两厢则是苦于生活的妥协。至此,买一辆三厢小轿车成为不少人毕生的追求。

  新世纪的前10年,人民币的面额开始“变大”,同时国产品牌开始走进众人的眼中,这时候的问题变成,选择国产三厢还是合资两厢,前者有充裕的空间,后者有品牌和品质,所以,趁着国产车尚未崛起,向来追捧大车和轿车的国人,不得不继续买小车。

  说实话,买大车这个追求一直没有改变,最近这几年,伴随SUV的爆发和自主品牌的发展,还有各种错位竞争和拉长,如今能用几万块钱,买到一款有品质保障、舒适的大车,那肯定不买合资小车,这就导致骊威和骐达等车逐渐失去市场。

  看看这个月的汽车销量排行榜便知道,前几位一定是自主品牌SUV,不然就是打折卖的特供合资轿车,两者的共同点是:价格不贵,空间充裕,老旧的动力系统反倒是其次。

  归根结底,国人喜欢舒适的大车,有其他车型的出现是受到环境和现实的影响,在这个国产SUV横行的年代,注定这部分车会失去饭碗,如果再过一段时间,自主品牌有质的飞跃,慢慢积累自己的口碑和品牌力,那么在未来,价格更低的国产车也会吞食合资品牌的家用车市场。

  本文由长城网汽车频道内容合作方“车辙”授权转载。

关键词:帕拉丁,骊威,颐达责任编辑:康义涵